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乌鸦校尉:这个共产党领袖在2022年投了“国军”!

乌鸦校尉 · 2022-03-09 · 来源:乌鸦校尉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大家都在关注俄乌战事的时候,我们的西南边出事了。

  因为我国的邻居尼泊尔,签下了一份“卖身契”。

  悬而未决近五年的尼泊尔-美国千禧年挑战公司(MCC)合作协议终在2022年2月27日获得尼泊尔议会批准,美驻尼大使馆更于第一时间发文祝贺。  

  这个项目从提出之日,就一直在尼泊尔饱受争议,形成了相当割裂的局面:

  一方面被诟病受美国收买的大多数尼泊尔主流媒体,不敢与美国唱什么反调,甚至对老百姓的反对声音都不敢过多报道。

  而另一方面尼民众无论是社交媒体发声,还是现实中的游行示威,针对该协议的反对声一浪高过一浪。  

  其实这个所谓MCC,乌鸦以前就介绍过,说白了是美国借援助大饼、推动相应国家进行“美式改革”。

  尼泊尔很多人都看得明白,该协议存在着多个“卖国条款”——治外法权、拉拢印度、对抗中国、损害主权,所谓的5亿美元“大单”,尼泊尔还需要掏1.3亿,但在这个协议框架内尼方却一丁点发言权没有,一切全交给美印处置。  

  民怨沸腾如此,政府却是另一幅光景,抢在美国人设定的“最终截止日”2月28日前,一致通过了MCC。视民意为无物,可见这个所谓“民选”是何等的虚伪。

  更令老百姓痛心的还不止于此。

  尼政府当前是多党联盟执政,其中以总理德乌帕为首的尼泊尔大会党坚决支持协议,而联合执政的党主席普拉昌达领导的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中心)此前一直高调宣称“与人民站在统一战线、反对MCC协议”,最后却被曝光是在欺骗人民,他们根本就是跟“大会党”穿一条裤子的!  

  如果我们回顾这个曾任尼泊尔总理的普拉昌达的人生轨迹,就会发现,他和他的政党今天干出这样的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1

  随着教员革命理论的进一步发展,以及在1956年后,民族解放和国际共运中心转移至中国,毛泽东思想逐渐成了第三世界国家共产党斗争最重要的武器。

  而尼泊尔国内当时正被专制王室统治,国内经济凋敝,农村民不聊生,印美帝国主义势力在尼支持反动统治,整个国家处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同样是面对这几座大山,教员的思想显然格外有借鉴意义。

  但是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尼泊尔共产党已经分裂成了十余个组织,这些组织大部分早就脱离了马恩列斯毛的革命纲领,成了修正主义组织。

  适逢苏东剧变,国际共运进入低潮期。但在种种不利条件下,尼泊尔革命的拯救者却出现了。

  他就是普拉昌达。  

  普拉昌达本名普什帕·卡迈勒·达哈尔,普拉昌达是他的化名,意为“凶猛”或“威风凛凛”。

  普拉昌达的前半生也的确对得起“威风凛凛”4个字。

  他出生在尼泊尔博卡拉附近一处山村的农民家庭,家族属于巴洪种姓。巴洪也就是当地语言中对婆罗门的称呼。

  尽管出身于最高种姓,但是普拉昌达从中学就开始接触共产主义,并成为共产党员,背叛了自己的阶级。从兰普尔农牧学院毕业后,曾在一所中学任教两年多。期间在学生中秘密发动党员,并组织地下游击队。  

  当地统治者很快发现异动,派出军警抓捕普拉昌达。像当时大部分尼泊尔革命者一样,为了躲避搜捕,普拉昌达同志收拾行装,直奔印度去了。  

  由于印度表面上施行所谓“民主”,甚至把“社会主义”写进宪法,在这里,革命者只要改名换姓,低调行事,就还有一丝活动的空间。

  也是在这段时间内,普拉昌达成了一名毛泽东思想的追随者,他曾说:“我的一切,全仰赖于毛泽东思想的指导。”  

  70年代后期回到尼泊尔的普拉昌达,于1981年加入了尼共(毛泽东主义者)的前身——尼共(第四次大会)。在“四大”分裂后,他跟随党内左翼成立了尼共(火炬),并于1986年开始担任党的总书记。1990年,各个“毛派”党合并组成“尼共(团结中心)”,由普拉昌达担任总书记。

  1995年3月,普拉昌达领导的尼共(团结中心) 和巴特拉伊领导的尼泊尔人民统一战线, 联合召开了中央委员会第三次扩大会议。决定把党名改为尼泊尔共产党(毛泽东主义者),简称尼共(毛),由普拉昌达担任党主席,并决定在尼泊尔停止议会斗争,发动武装革命。  

  普拉昌达分析,尼泊尔国土大部分都是偏远山区,统治阶级的常备军和官僚机构集中在城市,周围有事,他们根本无暇顾及,这样的地形十分适合进行游击作战。

  而且,尼90%的人口是农民,受到封建土地所有制的压迫,有优良的革命与反抗传统,共产主义在农村拥有群众基础。

  于是,普拉昌达领导尼共(毛)开始为发动武装革命做准备。参考自己偶像的道路,普拉昌达结合尼泊尔实际,决定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以西部山区为根基,发起持久人民战争。  

  当然,共产党人也未直接放弃和平希望,做了最后一次努力,想要让统治阶级施行让步与改革。

  1996年2月4日,普拉昌达委托巴特拉伊向时任首相谢尔·巴哈杜尔·德乌帕(也就是现任总理)递交了一份备忘录,其中提到了废除国王与王室的特权、宣布尼泊尔为世俗国家、建立人民民主制度、创立新宪法等等四十项要求,遭到德乌帕断然拒绝。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2月13日,尼共(毛)在全国几个地区同时发起袭击事件,地点包括银行、警所、跨国企业,买办商人的工厂、高利贷者的家,鲜明地昭示了所要革命的几大对象。

  当天晚上,尼共(毛)的《告人民书》散发至全国,正式宣布发起持久人民战争。在随后的三个星期内,尼共(毛)共发起了5000起行动,其中85%为宣传活动,其它为破坏活动和游击活动。  

  英勇的行动迅速招来了反动军警的残忍镇压。尼泊尔当局还成立了一队专门用来镇压游击队的武装警察,他们不受任何人权法律的限制,可以随意逮捕、囚禁、刑讯、枪杀任何被怀疑是尼共(毛)组织的成员。

  美帝国主义也撕掉了“人权”的面具,公开宣布尼共(毛)是恐怖组织,开始资助尼泊尔王国,打击尼共(毛)武装。

  而当时人民武装的条件很差,只有少数游击队员,党的领导人和群众都没有革命战争经验,使用的只是自制的土枪和农民们日常生活用的农具,如镰刀、斧头、铁铲、剪刀等等。  

  敌人残忍的镇压很快到来。1996年11月,因为叛徒告密,反动军警进入罗尔泊搜捕革命军。据村民巴德哈回忆,她时年65岁的丈夫,22岁的女儿,和29岁的儿子,在那一夜全部牺牲了。

  “村里的一个密探偷偷地向警察告了密,夜里他们就来到了我们家。警察们逮捕了我的丈夫和女儿。我丈夫是人民战争支持者,女儿是妇女组织中的积极分子。他们两个被带到村里警察哨所受了两天的折磨。然后警察把他们带到一条干涸的河床击毙,同时遇害的还有其它3位同志。”巴德哈说。

  在杀害我的女儿之前,警察抠掉了她的双眼,把煤油倒在她的头发上点着。那时被捕的有13人,5人被杀,其它的被放了出来。他们告诉我说,当时我的女儿痛苦地喊道,‘妈妈,妈妈’,警察就骂道,‘你这个罪犯,你这个毛主义者,你这个恐怖分子’,接着两个警察把她抓起来,活活地投进了火里。就在那时,我儿子,他是排里的一个战士,在最近一次对当地警察哨所的袭击中被杀害,在那次战斗中七名警察被打死。”  

  即便面对如此残酷的命运,巴德哈依旧坚强:虽然我丈夫,儿子和女儿都不在了,但我有千千万万个儿女,他们在为我们报仇。”

  就像这位英雄母亲一样,普拉昌达没有在镇压中退缩,武装斗争被一直坚持了下来。

  在进行军事斗争的同时,尼共(毛)密切联系广大群众,遵守教员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维护群众的利益,在其逐步控制的地区,发动土改,极大地提升了广大农民的革命热情。  

  1997年,在教员诞辰纪念日当天,几十名游击队员武装保护500名农民,占领了戈尔卡县的一名臭名昭著的地主的水稻田,并强行收割粮食,旁边的警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而数千名围观的群众拍手称好。通过这一系列活动,尼共(毛)沉重地打击了统治阶级的气焰,获得了广大农民的支持。

  2

  人民一旦开始取得胜利,之后往往就会开始势不可挡。

  到了2004年,尽管面对着美印帝国主义和反动政府的严防死守,尼共(毛)依然不可阻挡地壮大了起来。当年只能靠农具作战的游击队,变成了拥有3个师正规军的强大武装,在全国超过六分之一的县建立了人民政府,举行了真正的民主选举。  

  2006年,尼共(毛)总兵力已经达到了4万人,并且控制了全国80%的国土,反动政府的命令则难出加德满都半步。

  这可以说得上是“天翻地覆慨而慷”了。可就当全世界都以为普拉昌达要向教员学习,“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时候,他,他他,居然 投 降 了 !  

  普拉昌达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与首都几个政党议和,不但承诺参加大选,还让麾下的游击队都放下了武装,换到的结果竟然只是王室下台,尼泊尔变为一个共和国。  

  你敢相信吗?这就好比教员写下“百万雄师过大江”之后,解放军第三十五军都已经攻破南京城防,眼见就要在“总统府”升旗了,教员突然表示要和谈,然后同意去伪“行政院”当“行政院长”。  

  普拉昌达说自己最崇敬教员,可是教员如果看到他这种选择,估计第一个会想到的是另一个人物。

  《水浒传》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作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毛泽东

  再说了,宋江也不至于这样吧?

  宋江如果真得打上了汴京城墙,那他还招个鸟安”?直接改朝换代了。  

  看到这里,我们不禁要问,普拉昌达,你背叛革命,到底是图啥呢?

  在这次匪夷所思的投降后,本已被誉为“南亚革命中的教员”的普拉昌达,让所有革命战友惊掉了下巴。印共(毛)的同志们劝告普拉昌达,不要迷信议会斗争和总理职位,一旦解除了武装,资产阶级就会利用他们所谓“民主”的国家机器,限制尼共(毛)的权力,最终让武装斗争的成果付诸东流。

  但没想到普拉昌达却表示自己要搞和平斗争,是要把尼泊尔建立成为“亚洲的瑞士”,成为地球上的天堂。

  这个叛徒不但不听劝,还反过来劝印共(毛)的同志们也向他学习,放下武器,“和平”斗争……  

  果然,如同他的同志们预言的一样,普拉昌达的议会道路失败了。

  2008年,尼泊尔制宪会议大选,凭借十年人民战争期间打下的深厚群众基础和远超其它政党的组织动员能力,尼共(毛)获得了40%的执政席位,成为议会第一大党。

  但由于前期在选举方式上的妥协,尼共(毛)并没有获得绝对多数票,只能和大会党联合执政,总统位置也不得不让给大会党,普拉昌达出任总理。

  在全面土改被阻挠的情况下,尼共(毛)的武装也被解散,又因为想要解雇尼军队参谋长被总统反对,普拉昌达只能黯然下台。  

  在这种情况下,尼共(毛)党内群情激奋,准备和议会道路决裂,重新走向武装斗争,没想到普拉昌达这个叛徒又与党内修正主义者巴特拉伊(合着当年两位革命党领袖都成了投降派)合作,彻底走上了叛离革命的道路。

  在他们“领导”下,尼共(毛)高层以惊人的执行力将革命成果付之一炬。为了讨好印度和议会其它政党,巴特拉伊就任总理不久,在未经中央讨论的情况下,与大会党等达成协议归还在武装革命期间侵占地主、资本家的财物。  

  教员的土改成功之后,难道会把浮财还给地主、资本家吗?

  但戏剧性的是,在“尼共”这个神奇的群体里,匪夷所思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3

  前面说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尼共已分裂成十余个组织。既然你尼共(毛)也放弃了武装斗争,那么其他“共产党”派别自然也可以跟你在议会斗争中竞逐。

  到2017年尼泊尔大选,经历了过去十年的浮沉,尼共(毛)和普拉昌达都变得更加务实,终于认识到,与意识形态接近、受到选民广泛支持的尼共(联合马列)联合,才能够挽救颓势、凭借胜选获得更多利益。

  于是,两大“共产党”搁置分歧、结束对立,组成左翼政党联盟,凭借取得总议席的63.27%最终赢得了压倒性胜利。  

  在此基础上,尼共(毛)和尼共(联合马列)于2018年3月正式合并成为尼泊尔共产党,不仅成为尼泊尔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政党,更成为当时世界上非社会主义国家唯一独立执政的共产党

  合并后的尼共以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由尼共(联合马列)领导人奥利和普拉昌达共同担任党主席,地位平等,“双主席制”就此形成。  

  奥利(左)和普拉昌达(右)

  但“议会斗争路线”的陷阱就在这里。这种为参与大选而选择的仓促合并本就是权宜之计,没有进行充分的长远考虑,并不意味着两党在理论、施政理念和权力分配等方面的分歧已经消除

  人就怕比较,跟奥利和尼共(联合马列)比起来,普拉昌达这个曾经的“投降派”居然还显得“革命理想坚定”了。因为尼共(毛)虽然走上议会路径,但不主张完全放弃革命道路;而尼共(联合马列)则接受多党政治、以和平斗争方式逐步向社会主义过渡。

  个人权力的斗争,也让这个“联盟”更加脆弱,两位党主席的争权夺利愈演愈烈。  

  如今这个尼美MCC合作协议,也成了普拉昌达阵营向奥利阵营施压的重要工具。毕竟从该协议2017年底被提出,奥利的态度就是支持,普拉昌达的态度则是奥利支持的东西我就反对。

  而恰好这两个哥的性格都是死硬的那种。普拉昌达的经历咱们前面说了;奥利出身草根,辍学参加革命还曾经入狱12年,在工作中独立自主、雷厉风行,也被诟病为独断专行、孤高自傲、谁也不服。

  于是两人的矛盾很快爆发,矛盾的核心在于,奥利始终不愿放弃总理职位、坚持干满这个任期,而普拉昌达不满于仅拥有党内职务、仍然希望问鼎国家权力的最核心

  双方间的和平仅仅维持了一年,2019年1月,在由9名成员组成的尼共中央书记处内部,普拉昌达、内帕尔等5人率先组成了反奥利联盟,拉开了不断向奥利开火的序幕。  

  同年5月29日,普拉昌达直接公开了与奥利的“君子协定”,也就是两人轮流担任总理、均分5年的总理任期,就差明示奥利要按期给自己让位,引起轩然大波。

  但奥利的态度就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而且尼共书记处为了保障政权稳定,也表态支持奥利继续担任总理。  

  为弥合分歧,尼共不可谓不努力。2020年9月,奥利和普拉昌达签署了协议,奥利同意遵守党中央常务委员会的决议,专心于总理一职、在党的集体决策下领导政府,并把尼共的运转交由执行主席普拉昌达负责。

  然而两人间的短暂休战仅仅维持了不到两个月。奥利不甘心作为总理在施政时要被党内对手扯后腿,普拉昌达也不愿做没有实权、只管党务的“政治花瓶”。两人不仅在政策协调上开始破罐子破摔,甚至有点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长达11天内奥利找普拉昌达的人都找不着……  

  终于,到当年10月底,奥利当着普拉昌达的面,首次提出了“分道扬镳”的意思。

  到了12月22日,奥利派、普拉昌达-内帕尔派各自举行了自己派系的尼共中央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尼共的实质性分裂已经摆上台面

  随着两人矛盾的公开化,手段什么的已经没有道德和纪律约束。

  在普拉昌达和内帕尔等人的鼓动下,首都加德满都2021年1月22日爆发了规模庞大的示威游行,普拉昌达等人甚至现场发表演说,用“不守信用、党的叛徒、共产主义的叛徒”等描述抨击奥利,从未想过抹黑最高领导人、自揭家丑的“穗宗操作”会给尼共的形象带来多大的损害。  

  或许在普拉昌达等人看来,他们自己的面子和利益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对手奥利的颜面和尼共的整体形象,那都不是事儿

  好了,既然你们都想分开,有人来“帮忙”了。

  2021年3月7日,更离谱的事情发生了,尼泊尔最高法院裁定,尼共(联合马列)和尼共(毛)2018年的合并无效,尼共就此再度分裂。  

  分了家,普拉昌达一派对奥利的打击就更加肆无忌惮,这会儿普拉昌达的操作堪称丧病,合着只要奥利能下台,就算是魔鬼我也可以联合,谁当政无所谓,哪怕自家政党失去政权也在所不惜。

  2021年6月,包括普拉昌达、德乌帕、内帕尔等在内的五位尼泊尔前总理集体签署了一份声明,集中火力抨击奥利。

  腹背受敌下的奥利,最终无奈选择辞职。  

  结果是什么?普拉昌达居然选择与当年自己的“革命对象”尼泊尔大会党的德乌帕结盟,给人家做了嫁衣,尼共在分裂后丢了来之不易的执政党地位,而国家权力落入亲美又亲印的德乌帕和仅勉强在议会成为第二大党的尼泊尔大会党手中

  尾声

  如果说,上述的风风雨雨,都是为了争权夺利,那在尼美MCC合作协议的问题上,普拉昌达的态度更是跌破了外界的想象、寒了尼泊尔老百姓的心

  前面说到,普拉昌达及其领导的尼共(毛)一直公开表态反对尼美MCC合作协议,批判该协议侵犯了尼泊尔的主权,也借此在老百姓那儿狠狠地博了一波儿好感,甚至被民众视为能够在议会中阻碍该协议通过的最重要力量。  

  尼泊尔媒体的讽刺漫画

  未曾料想,普拉昌达这家伙在这个问题上妥妥是两面三刀,表面上大骂协议不正当、借此博取民意支持,实则早在2021年9月就和德乌帕共同秘密致信MCC公司总裁,表达自身对于按期通过该协议的殷切期望和坚定信心。  

  且不论这种表里不一出卖国家利益的做法对尼泊尔民众而言是多大的欺骗,以前总理和重要政党领导人的身份,给美国的一个机构负责人写信表忠心,无异于自降国格

  后续美其名曰为保执政联盟稳定、在2月27日无奈同意通过MCC协议,又出台12点解释性条款试图找补的做法,也难以令尼泊尔民众重拾对普拉昌达和尼共(毛)的信心,毕竟这只是尼政府的单方解释,美国至今不做回应也是不争的事实。

  更有消息称,尼共(毛)内部的一些高层领导人对普拉昌达此举深感不满,选择脱党或另立新党也并不是全无可能。

  尽管尼执政联盟中的较小共产主义政党“尼泊尔民族人民阵线”于28日宣布退出联盟,尽管尼国内的一些左翼小党派3月2日发布声明,宣布成立反对尼美MCC合作协议的联盟,怕也是于事无补、改变不了协议已经被通过的事实。  

  更令人悲哀的是,在尼泊尔议会中能够占据近三分之二议席的三大“共产主义政党”,仅仅想着如何利用MCC捞油水,如何从中获取政治利益,包括一方面巩固政党的地位和自己的权力,另一方面打压政敌,相互扯皮不断内耗,却置尼泊尔的主权独立与国家利益于不顾,最终将尼泊尔以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美国

  看来当年在胜利前夜选择投降,确实是此君能干出来的事儿……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参考资料:

  补壹刀:《这才是今天的大新闻!》

  观察者网:《尼泊尔通过美“千年挑战计划”,首都再次爆发抗议》

  观察者网:《美国用尼泊尔的钱大肆收买尼泊尔媒体?》

  激流网:《新民主主义革命与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的经验教训》

  《革命工人》:罗尔泊的烈士们

  《伊朗共产党:尼泊尔革命:伟大的胜利还是处于危急之中?》

  《【视角】尼泊尔,为何因MCC成为中美之间的“风暴眼”》

  马枭、瞿颖《尼泊尔共产党实行“双主席制”失败的原因探析》

  《普拉昌达身陷“泄露门”》

  袁群:《尼泊尔左翼联盟2017年大选获胜的原因、影响及其前景》

  《尼泊尔主权白送美国,三个“尼共”为何拦不住一个“MCC”?!》

  印尼民众在Facebook、twitter上针对MCC协议通过的评论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赵磊:普京赢了,泽连斯基输了
  2. 俄乌战争有没有可能升级成第三次世界大战?
  3. 明德先生 | 我要竞选人大代表,你却暴跳如雷?只因你被西方洗脑太久……
  4. 香港来一次二次收回如何
  5. 俄乌战争背后,一场中美金融暗战!
  6. 连李嘉诚都对西方没信心了?
  7. 吴铭:中美从来不是条船,而是两条不同的船
  8. 关于中国社会变迁的简要分析
  9. 吴铭:关于俄乌战争的几点看法
  10. 我愿称他为:圣·泽连斯基
  1. 合作?共赢?——评《中美关系合作共赢的大势不可逆转》
  2. 吴铭:一篇不打自招的供状
  3. 赵磊:普京会输掉这场战争吗?
  4. 战争进入第八天,最荒唐一幕发生了!
  5. 子午:炸我使馆的恶霸又来威胁中国——“不能只制裁俄罗斯”
  6. 赵磊:普京赢了,泽连斯基输了
  7. 一个广东省汕头市辅警的再次呼吁:认清事实2
  8. 前锋:《光明日报》见光明,敏感时期表衷情
  9. 孙锡良:我会更加坚定地维护他
  10. 俄罗斯人民被美帝疯狂制裁,才发现毛主席当年的预测多么牛逼!
  1. 赵磊:战局生变,普金咋办?
  2. 张文茂:七八十年代农村改革前后的若干历史真相
  3. 赵磊:俄罗斯别上当,继续打!
  4. 钱昌明:它们为何“虚化”毛主席?——从媒体不愿报道“有关新闻”谈起
  5. 究竟谁想开倒车?
  6. 左大培:赶快补上限制改造外企这一课
  7. 孔润年:对中国改革开放中各政治派别的分析
  8. 左大培:别再玩自贸区这种没用的把戏了
  9. 复旦教授发声:他们背叛了我们,正在暗中截断我们的路!
  10. 普京为什么再次批判列宁与布尔什维克?
  1. 商务印书馆创始人张元济回忆:他见过袁世凯孙中山蒋介石,只有见到了毛泽东,才看到中国有了希望
  2. 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3. 合作?共赢?——评《中美关系合作共赢的大势不可逆转》
  4. 普京的几大战略失误,美国虚假情报促俄仓促开战
  5. 子午:从基辅梦回巴黎……
  6. 前锋:《光明日报》见光明,敏感时期表衷情
澳门一肖一码资料,626969acom澳彩开奖结果查询,2022澳门免费资料大全下载,今天买什么特马,马会传真